手机端
当前位置:主页 > 体育 >

【体育】对话丨一个跑步产业洪流下的创业者自白:曾4年办12场马拉松赛 如今坚决退出办赛转型突围

原标题:对话丨一个跑步产业洪流下的创业者自白:曾4年办12场马拉松赛 如今坚决退出办赛转型突围

“马孔多”是一个小说里的地名,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马尔克斯的杰作《百年孤独》中所有故事都发生在这个地方。艾国永用“马孔多”命名自己创办的体育公司,是因为心里还装着文化人的情怀。

彼时是2015年,正好赶上“中国马拉松元年”。公开资料显示,2015年,在中国田径协会注册备案的马拉松及相关运动赛事达134场,较2014年增加83场,增幅超过160%。

但在那时候,艾国永还没有确定公司的业务范围。作为北京某知名媒体的体育主编,他看到了体育产业的很多机会,想做的很多。办马拉松赛事只是其中之一,他先贴钱办了两届小型马拉松赛,攒到经验后,终于在2016年收获了大项目——拿下北京市延庆区马拉松赛事运营权,并与政府签订了3+2的合同。

但在3年合作期满后,他主动放弃了剩下两年的续约机会。他发现了自己的短板,以及举办马拉松赛事的瓶颈,无法到外地拿下更多赛事运营权,也就很难把公司做大。他开始专注于做跑步自媒体及跑步装备。

↑艾国永。

虽已退出办赛,开始转型,但在他看来,“中国部分马拉松赛事的服务水平,绝对不输于国际顶级赛事。”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如今,中国马拉松、越野赛一年近2000场,难免会水平参差不齐,但总体来说,大部分是合格的,少部分的办赛水平可以用“优秀”甚至“卓越”来形容。

关于这次甘肃白银山地马拉松事件对赛事公司的影响,他与业内人士比较一致的观点是,对小的办赛公司来说,眼前是生死关口。对成熟的赛事公司来说,眼前有阵痛,“长远来看,小赛事公司退出的市场,会被大赛事公司收割。”

艾国永坚信跑步产业的前景,因为“跑步是参与人数最多的运动”。

发现:

赶上“中国马拉松元年”

看好跑步产业 体育主编辞职办公司

艾国永喜欢体育,大学时是系体育部部长,喜欢玩足球、篮球、乒乓球、象棋、围棋等。尤爱足球,“一周不踢,下一周足球一定会出现在梦里。”他还有12年的媒体从业经历,做体育新闻记者、编辑,以及相关项目的策划。

在职业经历中,艾国永看到了体育产业的发展前景,“随着国民收入提升,大众越来越重视个人的身体健康,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体育锻炼。这样一个朝阳产业,当然是创业的一个非常不错的方向。”

2015年,艾国永站在了十字路口,媒体工作的长期压力促使他有了转型的想法。“要么跳槽,要么创业。”作为北京某知名媒体的体育主编,37岁的艾国永最终选择了创业,因为他觉得这个年纪不创业的话,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
他赶上了“中国马拉松元年”,在他看来,中国的跑步产业“小荷才露尖尖角”。那一年,在中国田径协会注册备案的马拉松及相关运动赛事达134场,较2014年增加83场,增幅超过160%。

但他没有预料到的是,马拉松赛事就此迎来井喷发展时期。中国田径协会数据显示,2019年全国举办的规模赛事(800人以上路跑、300人以上越野及徒步活动)已达1828场次,覆盖了全国31个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,参加人次达712万。

“如果不创业,我更想成为一名小说家或者剧作家。”艾国永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曾经花10多年时间阅读和研究小说与剧本。2004年第一次阅读马尔克斯的《百年孤独》时给他带来极大震撼,“有半年多时间,几乎每天都会想起这本书。”

这本魔幻现实主义的巅峰之作,在艾国永创业的时候,依然对他有着深刻的影响——书中的地名“马孔多”成为公司的名字,以及现在跑步品牌的名字。

生存:

为了公司能活下来

4年运营了12场马拉松赛

刚刚创业的艾国永看到了很多机会,他都想尝试一下,“北京校园足球联赛”“健康助手”“高尔夫旅游”“体育出版”“体育公关”……这些保存在电脑里的文件夹,清晰地反映了艾国永最初的迷茫和探索。

体育公关业务多多少少赚了一点,给一些赛事找来体育“大咖”站台,提供媒体支持等。他组织了多次小规模跑步活动,有些经验后又贴钱举办了两届小型马拉松赛。因为公司亏损,2015年他拿了40万元出来给员工发工资。

“那时候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怎样活下去。”艾国永说,当时贴钱举办马拉松赛,目的是为了积累经验,竞标政府项目。幸运的是,2016年4月,他拿下了北京市延庆区的马拉松运营权。合同是3+2模式,3年合作期满后,有2年的优先续约权。

艾国永表示,北京市延庆区2019年有世园会、2022年有冬奥会,正好需要人气、需要宣传,举办马拉松等大型活动可以很好地将延庆推广给更多人知道。

延庆马拉松赛一年举办3次,虽然都是中小规模的,但艾国永尽力把赛事办好,找中国田协资深专家设计赛事,找奥运冠军领跑。

↑“马孔多”组织的马拉松赛事。

通过3年的赛事运作,艾国永做到了政府的期待,2019年合作期满后,延庆区政府主动提出续约。

从2015年下半年到2019年1月,艾国永的马孔多文化有限公司共举办了12场马拉松赛,其中2场是自掏腰包举办,与延庆区政府合作办了9场,另有1场是一个乡镇出钱举办的。艾国永说,办赛并没有挣到多少钱,只是让公司这几年能活了下来。

转型:

坚决退出办马拉松赛

赛事竞标不易 抵押北京房产艰难转型

2019年,艾国永谢绝了与北京市延庆区的续约,决定不再举办马拉松赛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逐渐找到了公司新的发展方向,也意识到自己的短板,以及举办赛事的瓶颈。

他说作为初创小公司,只能举办中小型赛事。与北京市延庆区合作的马拉松赛,也只有2000人到5000人的规模。他尝试过走出延庆,去外地竞标赛事运营权,但均未成功。

“原因是多方面的,主要还是缺乏竞争力。”艾国永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举办一场赛事,收入主要来自3个方面,一是政府补贴,二是收取参赛费,三是企业赞助。作为中小型赛事,政府补贴是大头,赞助费往往可以忽略不计。一场赛事办下来,控制不好成本就会亏钱。如果去外地办赛,跑友、媒体资源短缺,执行成本高企。而这些中小型赛事,竞标门槛不高,因此往往都是本地企业中标。

艾国永说,当别的项目还停留在“金牌体育”之时,跑步已经很早就开始了产业化运作。不过总体来说,这个产业还比较稚嫩。能够产生比较大的经济收益的,主要是两个方向,一个是办赛,一个是装备。2019年,“马孔多”从前者转型为后者。

在举办赛事上无法突围的艾国永,开始聚焦跑步自媒体和跑步装备的发展,并断然放弃了举办赛事这一块业务。但没有了赛事举办,又需要拓展跑步装备的业务,一下子让公司陷入了资金困境。

2019年1月举办完最后一场赛事之后,“马孔多”公司上半年营收惨淡,不足百万元。公司新增了不少服装专业和电商专业的同事,还需要大量采购服装,收入很少而支出急剧扩大,很快导致资金断流。

艾国永称那是“黎明前的黑暗”。最惨的是2019年5月,公司现金流为0,艾国永网贷了20万元,把工资发到了员工手里,随后又用在北京唯一的房产抵押贷款。公司最终活了过来,“幸亏下半年发力,我们把营收做了上去。”

前路:

“一年2000场赛事大部分合格”

坚信跑步产业前景 看好装备与跑媒融合发展

“据我所知,中国部分马拉松赛事的服务水平,绝对不输于国际顶级赛事。”艾国永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如今,中国马拉松、越野赛一年近2000场,难免会水平参差不齐,但总体来说,大部分是合格的,少部分的办赛水平可以用“优秀”甚至“卓越”来形容。

↑艾国永与跑友一起参加活动。

关于这次甘肃黄河石林越野跑事件对赛事公司的影响,艾国永与一名业内专业人士专门有过探讨。“比较一致的观点是,对小的办赛公司来说,眼前是生死关口。对成熟的赛事公司来说,眼前有阵痛。长远来看,小赛事公司退出的市场,会被大赛事公司收割。”

艾国永坚信跑步产业的前景,“从全球范围内来说,足球是第一大运动,因为足球迷最多;但跑步是参与人数最多的运动。”

因为出身媒体,2015年创业之初,艾国永就同步运营公众号,2018年又成为跑圈极早运营抖音号的公司。目前,“马孔多”的跑步新媒体有3个品牌,即马拉松助手、全民跑步、石春健-跑步你问我答,在全网拥粉近300万。

艾国永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公司的定位是跑步装备与跑步媒体融合发展。跑步装备的销售,为跑步媒体的发展提供资金;跑步媒体做跑步知识与资讯的免费输出,为跑步装备导流和塑造跑步品牌的正面形象。二者融为一体,不可分割。

“我们公司的使命是做中国跑步文化的推广者。”艾国永表示,目前这方面做得还不够,大部分的时间、精力和财力,都用在了跑步装备上。随着公司夯实资金力量,会在跑步媒体上投入更多,让跑友们不花钱就可以得到科学的跑步知识;让不跑步的人也能为了减肥、为了健康而跑起来。

作为初创公司,艾国永清楚“马孔多”的弱点就是资金不足,公司只能采取“小步快跑”的策略,“让资金以最快的速度滚动,保证公司发展的健康与安全。”艾国永表示,2021年公司体量将力争在跑步垂类品牌中位居中国前三。

他的人生,已然与跑步再也分不开……

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图据受访者

编辑 彭疆

(下载红星新闻,报料有奖!)

分享至:

相关阅读